Alternate Text

企业新闻

>

品牌服务

Alternate Text

新冠疫情破坏全球食品供应链,各国应团结合作共克时艰

冠状病毒使全球的整个食品供应链的各个环节都承受了巨大压力,从农业生产、食品运输到最终不同渠道的销售。世界各国政府都面临艰难的政治决策,为了遏制食品成本的上涨以及最终可能会带来的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的可能性。


现在一些国家已开始储备危机下规定的内部食物库存或实行严格的贸易限制以确保国内食品供应。越南、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一些世界主要食品供应商已经开始限制或正在考虑限制其对外的食品出口。


图一:世界主要食品出口国排名(单位:百万美元; 时间:2017年数据)

食物进口.png

图片来源: SCMP

 

从图示可以看出,美国作为大国,其出口的粮食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不过在过去的20多年中,美国也经历了食品出口的波动时间时期,有过不同时段的下降和增长。这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粮食农作物的多样性和国际需求的不断波动。


图二:世界各国粮食谷物的库存量统计概览(在2020年的基数下进行预测)

实物库存.png

图片来源: SCMP

备注:1. 图示的数据是根据国际标准的年度统计所汇总得到的存量数据,并不代表某个时间节点的真实库存或者库存增量2. 图示的预测数据中,欧盟仍然包括英国。

 

食品和资金在供应链中双向流动


食品供应链是指食品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过程包括农作物生产、食品加工、产量分配,最终被人们消费或浪费。在这个过程中,食物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沿着整个链条移动,而消费者为食物所支付的金钱则沿着链条向上延伸。整个食品供应链的每个阶段都会使用到人力和自然资源。当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受到影响时,都将对整个周期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终可能表现在食品价格的变化上。


图三:食品供应链图示

价值链.png 

图片来源: SCMP


>>>>

农作物生产者面临诸多困境

一般来说,农场工作有很多被其他因素破坏的高风险。首先,季节性工人(忙季的时候)的可用性是农场主如今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问题。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限制人员流动以防止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很多属于移民的工人已经无法自由地前往法国农场工作或去澳大利亚做采摘水果等相关工作。同时劳动者还可能因工作和居住的距离较远,农场为了减少工人在往返工作地点而受到感染的风险,一般会选择暂停雇佣农场附近以外的工人。这样的限制还减少了农民自由进入农贸市场进行买卖农产品的机会。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大量农产品开始在农场上进行堆积,最终导致粮食浪费和金钱的损失。


>>>>

欧洲农场劳动力缺失严重

一直以来,欧洲其农业发展富裕的地区主要是依靠东欧的季节性移民劳动力,欧洲会为成千上万的东欧工人提供限时的工作签证。加拿大现在正在计划让更多的东欧工人前来工作,前提是他们必须完成隔离两周,挪威的农业特别是在播种和收获季,往往依靠来自乌克兰等其他东欧国家的劳动力,德国一般会给这种季节性工人一年的签证,西班牙的农场主光是水果采摘和橄榄生产都会在摩洛哥招募大量的工人。


图四:临时劳动力占整体劳动力超过10%的国家 (15-64岁,2018统计数据)

劳动力.png 图片来源: SCMP

 

>>>>

极端情况下的应对措施

目前有一些政府已经开始采取短期措施来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巴西的农作物一般是通过桑托斯港口进行运输,桑托斯作为世界最大的食品出口港口之一,如今任何短期或长期的延误都会导致食品运输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影响。

俄罗斯在三月出口的一些加工后的粮食(例如大米,小麦等)都延误了快10天,不过现在俄罗斯在考虑对某些食品种类进行限制性出口。


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出口被延误了超过7个工作日,主要是因为马来西亚沙巴州有众多工人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


越南的大米出口在三月已经被停止,已保证国内的零食充足,但是越南是世界上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这样的举措势必会对其他以粮食进口为生的国家造成严重影响。目前,越南大米出口已经部分恢复。


COVID-19之前的食品供应问题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会影响国际的食品价格,并使发展中经济体陷入更大的债务危机。如果全球能够开展国际合作并同意重新激活粮食市场,那么脆弱的国家可能会免受严重的粮食短缺的困扰。


当然,现在存在的粮食供应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出现的。在Covid-19爆发之前,许多国家都面临粮食短缺,由于以下原因:


>>>>

沙漠蝗虫

沙漠蝗虫和鼠疫正在威胁着非洲之角及其他地区的农作物和粮食安全以及人民的生计。在播种季节开始的雨季,也就是蝗虫产卵的时候,快速移动的蝗虫群袭击了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这些在5月孵化,在6月和7月又产生了新的族群。


沙漠蝗虫一天之内可以吃掉远超过自己的体重的粮食,这些蝗虫包含数亿只每年生两到五代的昆虫。他们经历过远距离迁移,已经到达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也门西海岸。


据说在与阿曼和亚丁北部的海岸线上也看到了大量的群虫,还有伊朗和巴基斯坦也发现了蝗虫跳跃带。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在今年一月份发出警告说,到今年六月底蝗虫的数量可能会增加500倍。


图五:成年蝗虫图示

蝗虫.png 

图片来源: SCMP


>>>>

非洲猪瘟的肆虐

非洲猪瘟病毒会引起猪出血热,最终导致家猪的高死亡率。在某些情况下,动物可能在感染后一周内死亡。经历传染病风险的国家通过生猪和猪肉制品的传播将疾病传播到东亚和东南亚的其他国家,该病毒最终可能会升级到严重影响全球范围内的牲畜健康和粮食安全。


流通环节出现堵点


粮食如何进行交易是一个战略性的节点,政府可以通过补贴,直接发布激励措施或通过提供设施以提高食品交易的效率,但这也有可能加剧如今食品供应链的紧张局势。冠状病毒使食品的分布比平时更加不稳定。例如,任何时候任何一个Covid-19检测呈阳性的码头工人都会让整个货运港口临时关闭,同时粮食的分配效率也被迫降低,因为体力劳动者,包括运输工人,如今在疫情情况下仍然不能在家工作,会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同时在担心疫情蔓延的情况下,这些工人可能会采取罢工举措。


>>>>

海洋运输和货物扰乱

如今对于乘客和船员的健康与安全的焦虑,使整个航运业处于严重的风险之中。一旦船启航并且一些运输工人拒绝前往受冠状病毒影响的地区,就很难释放船员。更糟的是,授权船舶进入港口的延迟常常很可能使他们无法获得装卸货物的权利。


以20英尺当量单位(TEU)操作集装箱流的港口需要使用高效且协调的系统以全天候24/7与船舶通信,以确保安全;每个集装箱都有从陆上到海上运输模式的卸货、中转、等待和重新装载的时间,反之亦然。任何调整都会增加成本,并直接影响商品价格;该过程的最小延迟会阻碍交通链,并可能对全球港口和船舶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延误-货物到达目的地的延误可能对所有相关方造成经济后果,保险合同通常不涵盖延误。滞纳金-由于装载或卸载船舶的时间过长而造成的延误,或者由于商品的发运,可能导致对船东和/或货物所有人的罚款和罚款。


累积货物-在运输过程中累积的货物位于仓库或集装箱堆场中的时间超过保险公司允许的期限时,可处以高额罚款。偏差-如果因冠状病毒或其他因素宣布目的港不安全,则船舶必须转移至另一港口,这会增加成本,造成延误并可能导致最终接收方的产品短缺。


>>>>

需要食物进口供应的国家

图六:需要进口食品供应的国家百分比

进口占比.png

通常,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往往很小,他们将土地预留给城市规划和住宅建筑。吉布提,图瓦卢或文莱等国家几乎没有农业生产空间。其他严重依赖其他地方食物来源的国家包括中东,一些亚洲国家以及非洲的发展中国家。


美国、中国、德国、日本、英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等一些国家是食品的大量进口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的粮食安全就没有后顾之忧。重要的是要理解,许多进口大量食品的国家也是最富有的国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们可以完全实现自给自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食品的进口是由于人们希望有其他多样化的产品来满足有更多需求的消费者,而不是为了防止饥荒,填饱肚子。


>>>>

案例研究:新加坡

新加坡是高度城市化的地区,特别缺少农业耕地。这个岛国国土面积为724平方公里,其中只有1%用于粮食生产。


2017年,新加坡从170个国家/地区进口了90%的食品,是全球百分比最高的国家之一。运往新加坡的食物来自马来西亚、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等邻国,以及远至阿根廷和乌拉圭。近年来,由于过度依靠食品进口,导致食品价格大幅上涨,尤其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鸡蛋,某些类型的鱼和虾等产品短缺导致的价格上涨。


目前,新加坡政府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2030年使新加坡的自给率达到30%,而又不增加农业用地的数量。这意味着现有农场的生产力将需要比现在提高三倍。


>>>>

食品安全到底意味着什么

“粮食安全意味着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获得充足,安全和营养丰富的食物,以满足他们对积极健康生活的饮食偏爱和饮食需求”。粮食安全对所有国家(无论贫富)都至关重要。导致食品价格波动的因素可能会形成粮食供给无法预测的市场,并有可能升级为经济危机、社会动荡,甚至使一个完全依赖食品进口的不稳定国家的政府崩溃。


目前各个国家要做的是团结合作,共克时艰,互相配合,积极应对。危难面前,粮食供应是我们必须要守住的最后一道防线。

  • 公司地址:上海·黄浦区中山东二路88号外滩SOHO3Q 第F栋

  • 青岛·哈尔滨路52号青建太阳岛LOFT商务楼2#楼805室

  • 北京 . 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院建外SOHO12号楼2305室

Copyright © 2019 隆中谏策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鲁ICP备19027392号-1